缓蚀剂

有没有快乐致死的人啊

求推荐有批评美队的情节的文

卧床论道:

当初看完美队3直接爬墙疗伤去了,中间偶尔再点开相关tag也没见过几篇。现在还是想看(。)于是求有cap-accusing的文,任何铁受CP,或无CP都行。
对美队有不同看法的可以直接拉过去不用回复,我只是想看文【


 


---


 


开始在AO3搜文,可用tag包括:Not Steve Friendly, Not Steve Rogers Friendly, Not Captain America Friendly, Not team Cap Friendly, Steve Rogers Critical, Team Cap Critical


一个表示不和好的tag:Not A Fix-It


 


---


 


以后找到不错的或评论推荐了的文、作者、译者,我就贴在下面。贴过作/译者就不再重复贴文。


 


作者:


Wix


 


译者:


ally


The Burrow


 


文:


ally大大的一个书单


Fucking Super Soldiers(铁人中心)

【冬铁】一次泪腺故障的功劳

浣皮*:・゚✧:


这坑真冷。
但我还是止不住的爱写这个。


James Buchanan "Bucky" Barnes/Antony Edward Stark
✉ Marvel MCU
✉私设冬日战士和Bucky人格并存,Tony为九头蛇发明家/技术人员。
✉OOC注意。
✉对于角色,我仍然还在摸索与了解当中,请体谅我的不足,但别质疑我爱他。


前提:当受到了呵护后激活了爱哭包属性的士兵遇上母爱泛滥的Hydra管理员。
我只是想看Tony对士兵抱抱并且安慰他而已la。


OK?
 Now, let's start. ↯





   “现在,睁开你的双眼,资产。”


   在黑暗之中我听见。接着我照做。给予他想要的。


   “对你的手臂进行试调。第一时间汇报错误。”


   我在沉默中让左手执行动作,咬合的铁片在运动中互相刮擦发出细小的尖叫,除此之外在运用上暂时并没有其他大碍。


   这不是它正确的状态。我很确信管理员听见它的叫声,但那名带着白帽子的管理员除了持续地在板子上纪录些什么之外,没有任何其他的表示。


   “汇报:试调完毕。无运行阻碍。”


   我只是尽责的汇报了关于“运行”的问题,整个修理的过程都很沉闷,而且它们带来疼痛。


   战士和士兵都不喜欢疼痛。


   “很好。你现在可以走了……嘿、嘿,等等,Stark,你不能进来这……”


   “就只是闭上你的嘴。”那声音仍然闯了进来“他的手臂完全不是‘无阻碍’,你看不出来吗?”


   Uh-huh…战士和士兵都认得出他。甚至他们都喜欢他。


   他指的是,那名每次维修都会细心不让他感到痛苦的小胡子管理员。



    “该死的他的左臂已经呈现损坏,你不能无视试调的异状,那会间接害死士兵的命!”小胡子管理员双眼露出凶恶的光芒冲着白帽子管理员嚷嚷,白帽子狠狠的瞪着他,接着说出一些另外三个人都讨厌的话。


   “那不是一条命!”白帽子的语气充满蔑视和嘲笑,所有的Winter在他眼中不过是件武器,只是他们刚好长成了人的形状。他一点都不在乎有关于士兵们的生命损耗。 “就算你把那东西当宝贝捧着,也不过是个被洗脑的傻子!”


   “你他妈——”小胡子管理员看起来更加愤怒,他把双眼张的更大、呼吸更急促,脸颊气的涨红,这就像是他确实认真对待着所有的士兵。


   他的情绪传染给Winter和James,他们也都感到狂燥,接着士兵挣脱了椅子的枷锁,他属于人类的那只手臂被划伤,但他们不在乎。他们专注于透过黑色的皮革口罩暴躁地冲白帽子发出类似动物的咆哮声。


   这引起了白帽子很大的不满。


   工具没有攻击主人的道理——接着白帽子咒骂并按下了电击的按钮——显然他把自己当成了领导者。


   这方法是简单而有效的。士兵的反抗失效,电流曾被改进,他们知道血清强化了他的肉体,普通的电击无法给予他深刻的教训。他证明了他们是对的:士兵蜷曲在地发出可怕的惨叫。


   Antony吓了一跳,他看见士兵倒在地上浑身颤抖,喉咙发出痛苦的嘶吼,额头因为疼痛而渗透出汗水浸湿半长的棕发,Antony甚至快看不见他黑色的瞳孔——


   “够了!”Antony挥拳。他打断白帽子的私刑,遥控器掉落在地板,这终于让士兵能够喘一口气,虽然他甚至都快无法呼吸了。


   “你会为你做的事后悔,相信我!接下来的日子你会痛恨那只曾经掌控遥控开关的手!”Antony将白帽子赶出实验室前用他最可怖的语气预言未来。门板被用力关上,几秒后Antony小心翼翼地试着靠近依旧倒在地上的士兵。


   “我希望我听见你告诉我一切都还好。告诉我这一点,我必须确定,你知道的,嗯? ”他汗湿的皮肤感受到Antony温热的手指,小胡子管理员在触摸他的脸颊与额头并希望得到一点回应,像是要确保他真的没事。“嘿,能听到我吗?别让我更担心,伙计。 ”


   小胡子管理员无法克制他的担忧,如果士兵受到的电击太过强烈,很可能造成金属手臂更加恶化。他不希望看见这个。


   规定是,管理员必须确保资产的存在。但Antony觉得自己不止是管理员,他对眼前的士兵怀抱着许多情绪,他不希望士兵执行危险任务死去,同样的在他眼前也不能。


   “Yes,I,I can……”士兵磕磕绊绊的说着。电击虽然只持续了几秒,但这仍然为他带来很大的冲击。他找回呼吸,试着撑起身体坐下,但这像是在地狱门前再走过一遭,每吋肌肤都在叫嚣着疼痛。


   Antony听见士兵的回应后急忙上前确认他的状态,他很乐意见到那只手臂没有更多的损伤,这是唯一值得庆幸的事情。


   士兵稍微平复,但仍然在喘息。管理员帮助他坐在地面上并靠着手术椅的底座,Antony因为看见士兵被拘束的呼吸感到一丝恼火,于是小胡子管理员伸手摘下James脸上的口罩,露出士兵那过于可爱的下巴和嘴唇。


   “Come, 现在告诉我,你有哪儿感到不对劲吗?Soldier?”他看见士兵疲惫的模样,灰蓝色的眼睛充斥着其他Winter所没有的陌生情绪。 Antony试图辨认,同时也在安抚着士兵。


   Antony向来认为Winter们不是单纯的工具,他们是人类,是士兵,是能够造成伤害但也会被伤害的生命。


   当对方带着复杂情感的双眼开始汇聚一点一点的湿润时,Antony很确信自己的心脏被什么给击中了。


   上帝啊!有人说过冬日战士可以只靠眼神就杀死你吗?真正意义的——用他那双令人屏息的双眼——敌人会揪心到窒息。


    “Jesus Christ!”Antony现在开始肯定士兵眼中的情绪也许是叫做“委屈”的东西了。 “Soldier,嘿、嘿,soldier,看着我,你是……你感到想哭泣,是吗?”


   “No。”士兵说出和他行为相反的答案。但小胡子管理员有一双比他更大的眼睛,所以他清楚,那些眼泪,虽然很慢但确实是在往下滴落——


   他绝对受不了这个。 Antony想。没有人能够阻止我将他抱进怀里。


   在这关键性的前一刻,士兵和战士还在心里为了此时的情况而争吵。



   “别做这个。”Winter咆哮着,“就,停止!别让你的眼泪掉下来!”


   “我很确定这不是我能够控制的!”James同样的在怒吼。 “并且我确定这不是我一个人的问题!”


    “该死!”Winter咒骂,“这不是一个战士该做的!一个哭哭啼啼的冬日战士!如果管理员不喜欢我们掉眼泪!”


    James发出了一声类似于哽住的声音(并且现实中也是。这引来了Antony关切的眼神),James发现愧疚,尽管这真的不是只有他一个人造成的眼泪,但他还是不希望因此受到管理员讨厌。 “我,我很抱歉……关于这一切。”


   Winter焦躁地沉默着,他从来都不适合打破沉默。


   庆幸的是,有人代替他做了这件事。


   这来自于Antony的拥抱。



   现在他们敢肯定,没有任何感受比得上这一刻。


   就算前一刻遭受到了电击,那么这时候也让它变得值得。


    Antony看见冬日战士在自己面前哭到甚至哽咽(其实那是因为他们在吵架),Soldier的双眼交织不安与害怕,甚至恐惧电击惩罚(不,战士们很确定是害怕被管理员讨厌),这一切都让小胡子管理员的内心柔软成一团刚曝晒过太阳的棉被。


    于是他再也忍不住地将Soldier汗湿的脑袋抱紧,让他靠在自己胸膛上那个发光的物件上头。


    这行为并不安全,他知道。任何就算是长时间作为冬日战士的士兵都仍然带有反抗的危险性,但Antony就是不愿意看着像这个眼神像宝宝般干净的士兵承受痛苦,因为他清楚这些有多么难受而且无助。他可以帮助士兵,陪伴士兵,直到他再次感到舒适为止。


   人是种奇妙的生物。当你独立自主,无人陪伴时,你不会想哭泣,因为你知道这不会为你赚取任何一点在乎。但当有个伙计试着去安慰你,你便会突然地感到委屈甚至想要哭泣。就算发生的那些都只能称得上小事。


   Winter和James正面临这个尴尬的情况。


   他们本快要止住泪水的。但Antony却意外地开始给他一个拥抱且对他进行安慰——老天啊,难道就不能放他一个人好好安静待着么——


   并不是说他们不渴望来自Antony的触碰,就只是,这真的很尴尬,但没有错,这真的很令人——安心。


    “别担心,”士兵听见管理员说,“你还记得我吗?Antony。相信我,我不会再让他这么做了,好吗?你可以信任我,你知道的,对吧?我曾经有几次为你的手臂进行修缮。”


    James和Winter原先还有些挣扎的心里活动停了下来,Antony借着察觉他紧绷的肌肉逐渐趋向放松来感觉到冬日战士的软化,接着,九头蛇发明家感到自己的白色实验衣正在变得湿濡。他猜那是冬日战士正在小声地进行宣泄。


    管理员没有打扰士兵的情绪。尽管他们都知道这不是一个Winter该拥有的。 Antony不愿意对此进行处理,重制记忆很痛苦,他知道。何况眼前的Winter肯定不只接受过一次的重制,但他现在仍然还拥有着情绪化的一面,这意味着不可逆,它——情绪,或者说,情感——将永远存在于James身上,即使受到再多次的清除也无法改变。


   更重要的是,Antony希望能保留他。一份纯净的眼神,这在Hydra里头是多么难能可贵,即便这个决定对士兵是残忍的,Antony仍然渴望能持续这个秘密,而他将会为此尽全力保护士兵。



   当Winter和James彻底平静,他们感受到管理员还在持续地用手掌轻抚他们的一头长发。管理员的手指以一种温柔又小心的方式穿过发丝,这让他们险些又再度失去对泪腺的控制。


   “也许管理员并不讨厌这个。”James犹豫的说着。虽然这是个在他意料之外的情况,但他们都会为之庆幸。


   “但这太过丢人了。充满眼泪的战士。”就算情况在向着好的方向发展,Winter还是暂时无法跨过这个。


   “嘿,可别把我忘了!我也是,一个充满眼泪的士兵。”James装作不满的抗议,而他也确实不愿意他们两者被分割。自从Winter出现,陪他走过的时间足以让他们两人成为一体。


   士兵用他模拟野兽的哼气来表达不屑,然后他们两人都因此流露出了好笑的表情。这又是个他们之间多年来的故事。



   Antony原先只是试图查看冬日战士的情况,如果一切稳定,他必须尽快修好那只金属左手,他们的时间有限,拥抱再怎么美好也不容许获得全数的时间配额。


   “让我看看你好吗,Winter?”,Antony抬起士兵的脸,这让他感到心脏又遭到一次重击。


   不好意思,难道都没有好心人来事先提醒一下:一个挂着眼泪、眼眶微红的蓝眼睛娃娃脸士兵,尤其他嘴角还带着淡淡微笑时的魅力有多惊人吗?


   这应该要被列为注意事项才对!


   “我、我想我们应该接着检查你的手臂,这不该被延误——”Antony无法确定自己的脸皮究竟是有或没有开始发红,总之他尽可能用合适的速度和士兵拉远距离。心脏搏动的声音也许太响,管理员认为超级士兵绝对有足够的能力捕捉这个。


   当Antony红着脸摆弄桌上的一些工具,但实际上看起来对修理手臂并没有太大的帮助时,士兵和战士都抓住了希望的尾巴。


   “你说的没错,”Winter闷闷地说,但James很确定他是感到愉快的。 “也许管理员不讨厌这个。”


   “他叫Antony,记得吗,管理员刚才说了。”James放任自己的心意,逐渐靠近Antony,“Antony不讨厌眼泪,而且告诉我们他的名字。”


   “我们可以这么称呼他。”Winter的声音变得急促。


   “没错,”James赞同。他们俩感到同样轻松,还有另外一点什么正埋在心里的在悄悄发芽。


   冬日战士走向Antony背后,他就像一只正在猎捕的大猫那样安静灵巧。他用左手擭住管理员的手腕,无视Antony明显僵硬的动作将对方轻轻转过身,利用身型差距低头看向小胡子管理员。


   “Antony……”冬日战士低声开口。


   “……Yes……?”现任Hydra最高级的科学家被这声呼唤激的浑身哆嗦,说出口的回应也显得略微颤抖。他瞪大眼睛注视Winter因低头垂落的长发,刚冷却些许的CPU又有再度过载的迹象。


   于是伟大的科学家在冬日战士带着软软无辜的征求语气中逐渐软化,事实上,他太过专注于盯着士兵饱满的唇瓣,就连回应都是不假思索地全以肯定作为答覆。


   “你能帮助我,”


   “当然。”


   “成为我的管理员——” 


   “这当然没问……”


   “专属的。”


   “题。”


    ……


    …


   像是注意到士兵沉默的时长太久,以及他们之间过于接近的距离,(几乎是被抱在怀里)Antony回过神,开始拼凑刚才的对话。


    “等等、等等——什么?”Antony想试着挣脱士兵,但血清没让他得逞。


   “你刚才答应了,Antony。”冬日战士的笑容加深,揽在Antony后腰的手依旧紧紧抱着,甚至还有更加靠近的迹象,“资料已经更新,就在刚才。”


   “这,不行——你知道我光是进行研发就有多忙了吧?我不能再担任你的保姆!”小胡子管理员涨红着脸急于思考借口。


   恢复理智的科学家还是拥有他过人的智商,士兵乘胜追击,没打算让猎物逃脱。


   “你想拒绝你刚才答应的事吗?”士兵眼中的光在消灭,并且他说的是“你”,而不是“Antony”。管理员真心不想看见这个。


   “我是说,我想……我……”


   话语终结在James看上去仿佛被丢弃的小狗般地眼神之中,最后他叹气,“我知道了……我不会取消的,但需要你先放开我,士兵。”


   他想趁机走开一会儿,去喘口气,他的心脏迫切地需要休息。


   “不,”在管理员还没反应过来时,士兵很快地有所动作,“你必须有所惩处。”但这举动对Antony的心脏毫无帮助。


   因为士兵接着低头亲吻了他的专属管理员。


    “噢、噢!天啊。”Antony心想。


   小胡子管理员起初僵硬的像块滚烫的石头并且更加睁大眼睛了他的眼睛,而另外两个人齐齐发出无声的赞叹。几秒后Antony认命的闭上眼睛,脑海里头用着不那么真诚的语气咒骂——“见鬼的小宝宝眼神!”


###


彩蛋1:


    Antony被亲吻同时士兵紧紧的抱着他,这使他管理员无法挣脱。


    但他也确实没想挣脱。


    所有人都知道,每一个管理员都必须配置电击遥控器。


彩蛋2:


   “这样会使你感到疼痛吗?”


   “……”


   “回答,Soldier。”


   “No.”


   “很好,那么——”


   “等等。有点不对劲。”


   “怎么回事?”


   “我不能控制它了。”


   “她——她怎么了?”


   “……她说,她是公主睡美人,需要管理员的亲吻才会醒来。”


   “Ja——mes——别闹了!”


   ……


   …


   “你会让Antony生气。Winter是对的。”Winter嘲笑。


   James没和他计较,虽然脸颊被捏的还有些刺痛,但他心情可好了,“哈,他这才不是生气。”


—END—

all铁扫文站——坂田夫人:

ALL铁文阅读记录 (不定期补充)


跟情敌的前情人打了一架怎么办
( 盾铁冬铁3p 内战后 未完结)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tony stark的相处守则(冬铁无差 半AU 翻译文)

closer(虫铁盾铁 内战后 未完结)

1 2 3 4

sweet dreams(盾铁火铁 内战后 未完结)

1,2 3 4,5,6 7,8 9,10,11 12,13 14 15,16 17,18,19 20,21 22 23,24,25 26,27,28 队长视角上 29 30,31 32,33,34 35 36 37 38,39 40  41,42

贴吧链接

I Remember (all铁 妮妮能看见B站弹幕 未完结)

     大结局上  大结局(下)结局一:贾尼向结局 

就决定是你了,长期饭票! (盾铁冬铁 猫化 AU 未完结)

1 2 3 

first kiss(汉默铁)

有关hammer x tony你不知道的八件事 (汉默铁)

反派吹逼大会 (EMH紫人x铁,MCU基连x铁,AA汉默x铁)

婚约者 (汉默铁 ABO)

Team Anthony (汉默铁 ABO)

标记  (汉默铁 ABO)

头条?头条。 (汉默铁)

Justin有一个计划 (汉默铁)

控制(紫铁)

蜘蛛警报 (虫铁)

暗流 (冬铁盾铁 ABO 内战后 盾铁为前情人,处于想修复但又不堪修复的关系 未完结)
1 2 3 4 5 

论战争与性张力 (盾铁冬铁 内战后 未完结)

1 2 3 4 5 6 7 8 9 

He Can Fix It (all铁 内战后 未完结)

1,2 3 4 5 6 7 8 9

黑豹陛下喜欢猫咪 (豹铁 猫化 车)

爱与床笫之间 (虫铁 ABO)

1 2 3 

Not A Kiss (虫铁)

Just In Love (虫铁)

Plans Always Fall Behind Changes (虫铁 tony变小梗)

铲屎官Steve的日常生活 (盾铁冬铁 猫化铁)

一个不想死的我如何拯救一个不想活的你 (我看过的冬铁文不多,但这是我觉的最好的 未完结)

1 2 

无数次的我爱你 (妮妮得了一种病,只要与某个人独处可能会控制不住向对方告白。如果对方不说出拒绝或者答应就会形成深层潜意识,对方拒绝则会迅速遗忘。)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盾铁结局 all铁结局

笨蛋也要谈恋爱 (冬铁 哨兵向导AU 内战后 MCU 未完结)

1 2 3 

史蒂夫家两只猫 (AU 冬喵 × 铁喵)

1 2 3 4 5 6

It's Like Kissing the Sun (冬铁 MCU 内战后 灵魂伴侣AU)

1 2 3 4 5 6 7 番外 

FALL (虫铁 冬铁 all铁 无盾铁 MCU 内战两年后 未完结)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工作室play (冬铁 车)

睫毛长的人容易…… (贾尼 车)

Nothing to Lose (贾尼)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never change (贾尼 老贾找sir传)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3 14 15 16 17

复联无限求存录 (贾尼 never change 第二部 无限恐怖同人 弥补了我对never change没有其他妇联成员的遗憾 未完结)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番外上 番外下

我是他的铠甲 (贾尼 BE 角色死亡)
  

我们不在那 (ALL铁贾尼盾铁 人类与变种人内战后的七百年,Tony Stark和Steve Rogers才出现,作为人类与变种人的两方领袖交战。但在成为钢铁侠之前,Tony先是Tony,他和Steve有过很美好的一段,直到他的心脏被变种人挖出来.......  老贾有实体)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番外1 番外2 番外3 

就是一个小童话(贾尼 动物化)

Uncles      

【Justin Hammer x tony】first kiss

军曹_妮妮罐与混血王子:

借过借过!我要挖个一人小圈子产冷cp了!
☆*☆*☆*☆*
Justin知道自己没有Tony那么聪明,不过没关系,所有人都没有Tony聪明。对Tony来说学校里的其他人大概都是行走的智障,只是分好看的智障和不好看的智障两类罢了。


他也知道自己相貌平凡无奇,但是他比那些人脑子好使的多,成绩一直紧跟在Tony的后面,万年第二。


你们都不懂他,只有我,我的思想是离他最近的!Justin自欺欺人的时候会这样想,但他也同样最为明白,Tony站在塔顶瞭望未来,第二名抑或第几名对他来说都一样。


因为Tony从不向下看。


所以当然的,他从来没有看见过我。



一日三省吾身。


●今天有吸引到Anthony的注意力吗?


●今天有让Anthony刮目相看吗?   


●这回的作品让他大吃一惊了吧?   


Justin在日程单子上画上叉符号,同样的事情他已经做了上万次。


大概,我真的很不起眼吧。


比起以前Anthony身边来来去去的人来说。


他喜欢金发,长相出众身材迷人,性格活泼的女孩子,Justin是每一条的反义词。


可是……明明他现在已经在和Tony交往了啊……


估计只有我一个人在这样认为吧。



“Anthony!!!!”


那一天,Justin终于鼓起了勇气叫住Tony。


糟糕!Anthony在皱眉……这是个坏信号!没错,想想吧,他讨厌你,看见你当然会直接皱眉。


但是他的嘴完全不受他控制,把一直憋在他心里的话说了出来:“Anthony,其实……其实我喜欢你很久了……能不能给我一次机会……”


“你知道我是颜控吧?”Tony打量了一眼这个从小烦自己烦到大的人。


被以这样的方式批评了外貌还连带拒绝了,完全在Justin意料之中。


“大概会是我交往的最丑的了……还是男的。”Tony头也不回的走掉,留Justin在原地反应了五秒钟。


“等……等等?!!Anthony?你是说……”


“再叫我Anthony就剃光你的头发,”Tony转过身来,抱着手臂一脸不满,“最讨厌别人叫我Anthony。”


“那么……Tony?”


“走了,废话那么多,跟上。”




和Tony在一起后并没有变得安全,Tony没有找别人,但Justin知道这只是时间问题。


其他人暗中展开的攻势更凶猛了,Justin看得懂每一个瞥向自己的人的表情——就是他?这种货色?我总不至于连他也赢不了吧?


Tony今天本来心情很好,但是突然又不搭理他了,Justin觉得Tony可能是厌倦他了。这很残酷,比起以前只是暗中煎熬,这种拥有过但是最终又失去的感觉……


话说回来,真的拥有过吗?


还是就这样吧,他选择就这样远远的看着Tony换了一个又一个舞伴,他碍事地站在路中间,像一棵榆树,心里全是疙瘩。



Tony在发脾气。


Justin没有过去,因为也许就是这个契机,你凑上去了,然后被分手。


他真的不想分手,虽然他们开始以来根本就不像是在一起……


“你到底什么毛病?”Tony死死的瞪着他,看起来想打Justin一顿或者什么。“我身边围了那么多套近乎的人,而你就只是站在那儿?!你植物性站立瘫痪吗?我可是你男朋友!”


“你是吗?我……我看你很开心,怕打扰你……”


“那可是你的权力,你应该直接过去,把我从人堆里拽出来……我说你都不会吃醋的吗?到底是什么养成了你这见鬼的性格……”


“是你,Tony……”Justin苦笑,“因为你就算看向我,眼睛里也没有我……”


十多年以来,一直。我所求的就只是你能正眼看着我。



Tony觉得Justin需要来一次正经的脑子抽水治疗,因为他很迫切地需要把Justin脑子里那些悲春伤秋都弄出来。


“是吗?”Tony凑近他,手攀上他的肩膀,“我看着你了,现在。”


Justin屏息看着Tony棕色的大眼睛中自己的倒影,紧张地咽了一下口水。


“看见什么了?”


Tony的嘴唇离Justin只有一丁点距离,Justin几乎能感受到他唇上的热度……


“我看见了……我…”


“用你的手搂住我,这也用我教吗?”Tony觉得自己要被Justin气死了。


Justin的手立刻抱住了Tony,Tony向下瞥了一眼抓在自己臀部的手,略微嘲笑地望着有些慌张的Justin:“手倒是诚实…………现在,吻我。”


Justin觉得自己表现得有点太迫不及待了,但是管他的,他已经等这一刻等了十几年。


这是他们的第一个吻,美得像是一场梦,但和梦里的浅吻不同,Tony在热情的回应。


——————————————
第二天。


所有人都在一脸微妙的看着Justin和Tony。


Justin一只手搂在Tony腰上,另一只手搭着他的肩膀,以一个极其别扭的姿势黏着Tony,就好像Tony怀孕了似的。


“你到底干嘛?”


“搂着你啊,这不是Tony你教我的吗?”


Tony忍不住翻了个白眼。


Justin实在蠢得他不忍嘲。


Justin这么笨还没有被踹,大概Tony是真的爱他。


☆*☆*☆*☆*☆*☆*☆*☆*☆
因为背景和故事设定问题,剧情看起来太柔了……我本来想写一个烦得让Tony想打他的hammer来着。
希望以后能有机会写。
熬到凌晨三点,一发完,如你所见是个双箭头的故事,就这样,我要继续蹲在这块冰上暖出个坑来,有人和我一起来吗????

反派x铁同人主页:

【匿名投稿】【重发】【灭霸铁】

欢迎乘坐八楼二路公交车,请注意好随身携带的物品,系好安全带。

【地址详见评论】

我们公交车就是这么坚毅,被扣了大不了再开一圈。

请速度乘车。

*恶魔人CB注意*还是比较想念爱哭鬼Akira…